一想起你
我就
嘻嘻嘻

【百万】炸了

*ooc

*一点点壳贝

*佣兵AU

*bug巨多

月光透过玻璃照进房间,房间内都是铁质高低床,男人的宿舍即使是深夜也从没安静过。突然,王昊看见有人坐起来,因为背着光看不见他的表情,但是头是真的圆。

等这事儿完了,一定要回去摸个爽。王昊想。

过了一会儿,月光下的身影动了动。王昊看了看表,时间刚好3:30,行动开始。

他翻身跳下床,行云如流水,落地满分而且安静,随后白曜隆也下了床。

这个国家前些年出现了独立武装政权割据,日复一日,以极其激烈的方式解放自己的“教徒”,用火和烟来引导无辜者去朝拜他们伟大的神。这种关乎家国未来的解放运动里,佣兵们就像嗅着蜂蜜而来的蚂蚁,但又以微小的力量推动历史前进。

红花会也没想到。

现在他们站在政府的一边。解救人民,干起了瓦解武装政权的好事。

明明他们中还有几个国际通缉犯。

战争没有黑白,只有生死。

“万万,我们在哪?要去干啥?”白曜隆看似醒了,其实还睡着。

“龙仔一会别吱声啊~”还迷迷糊糊的白曜隆难得听见这么温柔的语气,只觉得自己还是一个赖床的宝宝,露出泛着傻气的笑,连连说好。

王昊二话不说抬起手给对方脑门一个弹指,弹得龙宝宝一下长大了18岁。

“诶哟,疼,弹傻了怎么办?”

不要你个傻子了。

白曜隆揉着自己的脑门。王昊看着他,回味了一下奶里奶气的语气,最后还是把这句话咽下去了。

“没事,傻子也是我的傻子。”

 

两名精锐士兵凌晨正在执勤,他们身后的房间有控制着整个基地的电力系统,有人硬闯,他们就拉警报。

“兄弟,辛苦啦,换班了。”高个的人长的憨实,一开口仿佛多年的老友。

“你们是新来的,看着面生啊。”虽然嘴上应着白曜隆,但是不信任的目光却黏上了一直低着头的王昊身上。

“对啊,我们刚………”话音未落,王昊立刻用膝盖顶上了看守兵的肚子,对手摔在墙上,尚未失去意识。他又抓住人家脑袋,往墙上砸过去。

此时另一位守卫兵也倒下了,白曜隆直接拿电击抢电倒了他。

破门而入。

然而两人懵在原地,这么多开关,他们要找的在哪!

常年拿枪欺负人的佣兵,终于被文化人无声嘲讽了一回。

 

基地外面刘嘉裕带着红花会和政府军队的人,等着基地停电。一旦停电,基地内外会被隔开,也会变得更容易突破。

李京泽在基地外的草木从中盯着基地,食指频繁敲打在枪身上,焦躁的情绪在无声的蔓延。刘嘉裕按住他的手,温暖有力,多少安抚了他的情绪。

"我有点燥……"

感觉会出事。

突然间,他们都看见刺目的火光从远处基地的楼房迸裂而出,还伴随着爆炸的轰鸣。接着基地所有光源都依次暗下去。

“妈的,我就知道!”

两个不安分的崽子!

 

对,兔崽子们把电力房炸了。

同时这意味着只要是在基地的人都需要进入警戒状态,战斗近在眼前。

 

然而始作俑者趁着黑暗混入了编排杂乱的军队,一招一式利落干净,手起刀落。不知不觉中站着的人越来越少,等到离自己最近的人也倒下时,才查觉危险。大部分都被爆炸吸引了注意力。

即使是百经沙场的士兵也只能在失去意识前,拉扯出最后一声警告。

 

慌忙中白曜隆只觉得有人环住他的脖子,亲吻他。快得什么都来不及想,身体先接受了这个清冷短暂的吻,嘴唇都没焐热。

然后被一脚被踢出了危险圈。

死前讨个吻,做鬼也美滋滋。

 

正是夜晚黑暗最浓的时候,突如其来的风吹得王昊硬是生出一丝冷意,比对着他的枪口还冷一点。

人群中有人打开了手电筒,走向王昊。强光直接打在他脸上,习惯了黑暗的双眼受不住突然的直射,眯了起来。

“哎呦呦~这不是那个谁吗?怎么落单了?你兄弟在哪啊?哈哈哈”

妈的,智障三连问。王昊看着他小人得志的丑样子,十分想冲上去打爆他的狗头。

此人和红花会"交情不浅",头一次见抢了红花会生意。第二回见差点陷自己人于死地。第三回李京泽扛起炮就要轰死他,不过给他跑了。

冤家路窄,这是第四回了。

王昊站在那里,用那种“我就看着你装逼”的冷酷眼神看着他,嘴角还拉扯出一丝嘲讽。

这让他觉得自己就是个跳梁小丑,为了存在感而出卖感情,一时面子上挂不住。于是恼羞成怒。

“操,你什么表情?你在我手上,老子一抬手你就挂了,知道吗?!”

手电筒直接砸在王昊头上,不锈钢的材质砸的人生疼。血从额头上流下来。

即使这样王昊的眼神仍然让他不自在。

拿起枪对着王昊。

 

"嘿,那边的朋友,看过来~"

白曜隆突然出现在空地的制高点,在黑暗中成为了那道最白的光。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,表情各异,精彩非凡。

他手上有炸弹!敌人心叫不好,头皮阵阵发麻。

麻就对了!

王昊趁着他走神的气候,夺下枪。手臂扣住他的脖子,还是那把枪,现在抵在他的太阳穴上。

天道好轮回,风水轮流转。

 

白曜隆手里的炸弹像是黑色的苹果,受地球的邀请去完成一场轰轰烈烈的表演。每一幕都塞满了飞溅跳跃的鲜血和断肢,火舌与皮肤在尖叫嘶吼拼成的交响乐中翩翩起舞,只有枪和刀静悄悄的欣赏这部闹剧。

“王昊我们别争了,你兄弟疯了,再不走我们都得死!”火光把他的脸映成红色,眼里甚至出现了一层雾气。他是真的怕了,被王昊控制住不得不眼睁睁看着一切发生。看着他们用最极端的方式把生命碾成粉末。

“谁和你我们?要脸?”王昊根本听不见重点。

人都要死,谁他妈还要脸啊。

突然,手松开了。他欣喜若狂,拔腿就跑。过于专注于逃跑,甚至都没有看一眼王昊。

 “砰”的一声,好像是子弹打进了谁的脑子。

他最后一个表情仍然笑着,似乎还有点幸灾乐祸…

 

白耀隆和王昊眼神交汇。

白耀隆喜欢笑,特别是对红花会的成员,见谁都笑。笑起来眼睛就眯成一条线,刚好配上圆脸,只剩下柔软的线条。

其实很少有人发现他不笑的时候眼睛是细而锋利的形状,多了几分戾气。

他带着一股子凶气。正朝王昊走过去。

绕过火焰、跨过尸体。

刚把枪子送进人家脑门的AKA万磁王,看见此情此景竟然替外面的李京泽生出“这孩子长大了”的感慨。白耀隆来到他面前,用极大的力道把人按在怀里,不能动弹。好像王昊下一秒会逃跑。

 “万万啊,你刚刚踢的那下还疼呢。”在王昊耳边嘟囔。

“你个大老爷们……”

这吻来的凶猛,带着巨大的占有欲,实在是没什么温柔。对着嘴唇一阵啃咬。舌头也毫不留请的进攻。

辛辣又绵长。

“万万你个大傻逼,下次遇到这种状况,你再踹我试试!”

不是说好了:

基友一生一起走,谁要先跑谁是狗。


一句话番外:

丁几亿:败家崽子,炸弹不要钱啊!!


 白老师在B站上有一个骂人 的视频,骂人大傻逼的时候太可爱了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3 )

© 噼里啪啦啦啦啦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