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想起你
我就
嘻嘻嘻

【牧云德x穆如寒江】互不相让02

*不是邪教(就是。

*日常OOC

*葱姜(自带香味的CP名

云卷云舒,日出日落。

日子一晃,等穆如寒江被打断的腿接好已经是两、三个月以后了。正是新春佳节,按旧俗是要去旧迎新的,王府里还是为贵客备了一套衣服,穆如寒江几乎是本能的感到抗拒,好像这些缎料烫手连碰也不碰。

僵持许久,直到小丫鬟红了眼眶,委屈巴巴皱着眉说“你要是不穿,我就要挨罚,这里是王府去哪里给你找叫花子的衣服!”

“…你先别哭,我穿我穿!”

衣服色呈乌黑,上面还绣着暗纹,衬的人身材挺拔。他不笑的时候看上去本就有些与人疏离,黑色硬生生让气质凌厉起来。

小丫鬟仔细打量了一番,点了点头赞许了自己的眼光,才肯把人放出去。

今年新春,邺王府不开家宴,而宴请四方宾客。王府四处张灯结彩,仆人们各司其职。穆如寒江在院里四处走走摸摸,面对这样的从未见过的热闹景象,心情复杂。

他小时候,有记忆的第一个春节就在城边的破庙,自入冬起,庙里栖身的人慢慢多起来。

佛陀面带微笑俯瞰众人皆苦,悲哀又无力地粉饰太平。

那年除夕,一整晚没有人在谈论,也没有人能够安眠。坐在他身边的女人衣衫破旧,怀中的孩子尚在襁褓之中,只有哭声尖利响亮,绕梁回荡。直到炮竹烟花的声音从天而降,掩盖了哭声,才知道新年伊始。

后来还没挨到天亮,那个孩子就走了。

在喜庆与忙碌的映衬下,陷入回忆。他的恍惚和无措显得格格不入。

直到牧云德和他擦身而过。此人看他难得毫无防备,一手揽住他的腰,侧过身向他耳边吹气。

“穆如小少主这是要去哪?”气流在他耳廓游走一圈。激得穆如寒江捂着耳朵跳开。差点反手就是一拳。“你…你什么毛病!?”

牧云德作为宴会主理人,被各项事务压的焦头烂额。看见他指缝间露出了泛红的耳根,总算是愉悦的笑出声。穆如寒江本人也对这个罕见现象予以了感慨。

“神经病啊…”转身就要继续走。

“穆如寒江”牧云德止住笑容,叫住他“我什么时候给了你能在府里自由走动的权利了?”语罢,穆如寒江已经摆好要跑路的姿势。

结果被一眼看破“你若是跑了也行,我就去把你屋里的侍女杀了。”

“你脑子坏了?杀不杀她关我什么事。”

“那你走啊~”

“…...”现在穆如寒江是真的想反手一拳了。

等到侍卫把人带远了,连牧云德都没有察觉到自己心下松了一口气。

王府内外,现在来的都是人精,穆如寒江即便自己不冠穆如姓氏,但不等于别人也看不见,不会伸手撷取。

而且穆如寒江自小长在市井,每日听人嬉笑怒骂,看人来来往往,鲜活的生命力填满了街头巷尾每个青石块的裂痕。而上位者生来就是生杀予夺傍手,寻常人命不过是手中蝼蚁,朱门与宫墙之内从来都是死气最浓。

他还不知道自己这份肆无忌惮的江湖侠气的吸引力和威慑力。

评论 ( 9 )
热度 ( 8 )

© 噼里啪啦啦啦啦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