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想起你
我就
嘻嘻嘻

【欧然衍生】爱与诚(上)

太好看了!!!

桃花欲烫骨:

《山月不知心底事》叶骞泽 x 《远大前程》霍震霄


夜宵cp(……)


管他的呢先写了再说


再补一些话,结合原作猜测的人物设定,小欧的叶骞泽是不同于其他角色的那种坏小子,难得有钱(。)走的温柔知性路线的霸道总裁,原著里比较惨,一直觉得他带些腹黑会是boss,结果不是??
霍少爷是黑二代,出来的预告和人物介绍,既然是代表新生代,绝对就不是简单的二世祖,就和大家评论一样,又野又嗲(想……)黑x设定在香港比较好写,所以就把两个人都放过来啦。



三月香港早早踏入雨季,什么时候出去都是黑云压顶,浓雾包裹着鳞次栉比的大厦,外加玻璃外的狮子山。


 


叶骞泽住的酒店楼层高,每看见远处的雾气缭绕的太平山就胸闷,预想中太平山顶的点点星光,一滴都没瞧上。


 


白天辗转各处,和各路生意人推杯换盏、递烟斡旋,忙碌散去,叶骞泽闲下来唯一的消遣就是去楼下人烟稀少的小茶馆,沏一壶凉茶听里面的老掌事哼几句苏州弹词。


 


叶氏的当家人来香港出差不去兰桂坊纸醉金迷而是在茶摊上喝茶,被青梅竹马向远知道后奚落他“装什么老派”。


 


在香港的最后一晚,叶骞泽同香港的负责人喝了几杯,觉得有些昏沉,也被杂乱的事务搅得心烦,到了酒店下车后打发了要跟着他的秘书,自己拐进巷子茶摊里,想再添杯凉茶醒酒。


 


幸而没收摊,叶骞泽坐在屋外磨得发光的长凳上,任屋檐上滑下来的雨水打湿身上的Tom Ford高定西装,在湿冷的空气里点了支烟,焦油混着雨天里酝酿出来的气息钻进肺里延展,叶骞泽长舒了口气,仰起头吐烟圈。


 


 “靓仔,借个火,得唔得?”


 


一个年轻人坐在叶骞泽身边,翘起腿对身后的茶店喊了一声:“阿公!畀杯茶我。”


 


叶骞泽把手里的Dupont扔给他,年轻人接过没点烟,拿在手里转了几圈,“哇哦,有钱。”


 


叶骞泽继续吐烟圈,无视身边搭话的人。


 


老人把茶端出来,叶骞泽接过后道了声“谢谢”,年轻人停下转打火机的手,“哎,大陆人啊。”


 


叶骞泽终于把视线投到年轻人身上,对方身上扎眼的低廉花纹衬衣和裤子,还有身上散发出来不良气息,和他那张学生般无害的脸格格不入。


 


“你哪里的啊?我老家上海来的。”年轻人先兴致勃勃地自报门户,而后又朝店里喊道:“阿公!我嘅茶呢?你系咪想交陀地啊!”


 


叶骞泽本不想理他,却被年轻人这稚气又骄矜的一嗓子逗笑,“这么小的摊子你还要保护费。”


 


年轻人点着嘴边的烟,两指夹着猛吸了一口,“我是古惑仔,不收保护费怎么挣钱养家。”


 


“少爷啊,你杯茶。”


 


老人颤颤巍巍地给年轻人递过茶,他接过先一口闷了半杯,又把烟叼在嘴里,冲叶骞泽扬扬下巴,“你来香港干什么,旅游啊。”


 


“公事。”想到刚才老人对他的称呼,叶骞泽滋生了分兴趣,“他为什么叫你少爷。”


 


“我的外号喽,你懂的嘛,混社团哪有用真名字。”


 


左右无事,叶骞泽边喝茶边和年轻人聊,看起来一个不学无术的小混混,居然还能和自己聊上股票和经济。


 


“你念过书?”叶骞泽问道。


 


“我普林斯顿肄业,你信不信。”年轻人把喝剩下的茶碗放长凳上,冲着对面的人露出个笑,弯弯月似的眼,还有虎牙。


 


叶骞泽微眯起眼睛,也笑看他。


 


闻所未闻的以笑对峙。


 


叶骞泽其实一点都不老派,骨血里冲荡着冒险因素,也笃信有时候天外可以飞来麦琪的礼物。


 


何况有些酒,凉茶解不得。


 


趁夜一访欢喜佛陀




天将将亮,叶骞泽起来轻手轻脚地收拾行李,年轻人躺在床上睡觉。等叶骞泽要出门的时候过来把他叫醒。


 


“做乜嘢啊。”年轻人困顿,皱着眉头嫌弃叶骞泽打扰他的睡梦。


 


“我走了,续了房费,你多睡一阵。”叶骞泽拿了一张卡放在床头,“回去把普林斯顿读完。”


 


年轻人闻言,微睁开眼从被子里伸出胳膊勾住叶骞泽的脖子笑得无辜,“我自小堂口混饭,高中都冇毕业。”


 


“骗人,你堂口混饭怎么身上连处纹身都没,你混迪士尼米奇大街的吗。”叶骞泽往他嘴角烙下最后几个吻,“走了,保重。”


 


年轻人轻哼了声,没看叶骞泽出门,翻身又睡过去。


 


叶骞泽站在楼下等车的间隙,摸出烟来却摸不到打火机,才想起来价值不菲的Dupont还在少爷的花衬衣里,只得仰头看着房间在的楼层笑。


 


港岛弥漫半月的灰云,今天终于散开了。


 


 


再踏上香港,叶骞泽先想到的是自己三年前丢掉的Dupont,也不知道它现在是还躺在那年轻人的衣服口袋里,还是已经早早地进了当铺。


 


时过境迁,当时的感觉再美好也抵不过时间磨灭,记忆里偶尔晃过的一小撮花还不足以让叶骞泽分心,有太多的事情等着自己过手。


 


叶氏终于决定把手伸向香港的地产,叶骞泽亲自操刀,带了团队来香港开拓商业版图,甫一出机场黑色车队已经侯在路边。


 


“叶总,霍先生已经备好酒席在生满楼等您。”壮如铁塔似的保镖拉开车门。


 


今非昔比,曾经刀头舔血的社团坐馆摇身一变端着茶盏谈笑讲经,既然坐着就能赚钱,何必还要拿着刀在街上同人抵命。


 


霍天洪声名赫赫,年轻时砍遍半座城,挣得如今各道人物恭恭敬敬一声“洪爷”,如今老之将至,看来是想给自己多攒点棺材本。


 


叶骞泽坐在车上发愁,开地做房产少不了要同社团的人打交道,同霍家合作必然省些功夫,可出的血也实在不少,还没出机场人家就先迎过来,是想躲都躲不掉的吸血蝗虫。


 


到了地方,有人领着叶骞泽上楼,踩过吱呀作响的老楼梯,叶骞泽看见门口立着的身影,右眼眼睑没来由一跳。


 


一千多公里的土地上,上演山水有相逢。


 


门口的人看到上楼的人是叶骞泽,也是带着些讶异的挑眉,而后迅速换上另一副表情,恭恭敬敬地开门引人,“请进。”


 


霍天洪坐在正席的太师椅上,冲叶骞泽微微欠身,笑容可掬地招呼他落座。


 


叶骞泽和霍天洪虚与委蛇,也不忘匀出点精力看向他身边坐着的人,面容上看不出什么大变化,脸上瘦削了些,倒更有些英挺出来,这样的场合所有人都正襟危坐,唯独他抱着手机打游戏。


 


三年时间就从小马仔混到大佬身边做红人了吗?


 


霍天洪似是察觉到叶骞泽的目光,抬手拍了身边人的头,“没规矩,还不快和客人打招呼,这是大陆来的叶老板。”


 


说着把目光又转向叶骞泽,“叶老板莫见怪,家子霍震霄,让他老妈宠坏了,没规矩。”




霍震霄这才不情不愿站起来,看向叶骞泽的目光里浮动着看不清的黑雾,“叶老板。”
 


仆街仔啊,你要害死我。


 


叶骞泽握住霍震霄伸过来的手,脸上笑容僵硬,“初次撞面,请多带协。”

评论
热度 ( 186 )
  1. 噼里啪啦啦啦啦桃花欲烫骨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太好看了!!!

© 噼里啪啦啦啦啦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