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想起你
我就
嘻嘻嘻

瓶黑醉酒日常

#ooc#

#瓶黑#

大概是小哥和瞎子同居之后恩恩爱爱的故事(?

就是瞎子喝醉酒呀。

希望两个老人家相互治愈。

我还是第一次发文,有点兴奋ww


他就这样一如既往的莫名其妙地笑着,挂在脸上的墨镜遮住了心灵的窗户。

身旁的人打趣道“再不摘下来,心灵就要发霉咯!”

“黑爷我早没良心啦,小学三年级的时候被隔壁家老王的旺财当狗粮吃勒!”

“是说吃了您良心的人还敢活着!”

他又干笑了两声猛的又来了几瓶酒,喝爽了。才屁颠颠,爽歪歪,醉醺醺的回家了。

听说道上有不少人以为他晚上睡棺材里边,其实瞎子家就是一个普通小区里的普通公寓,就和路边能看见的一样。

瞎子站在自家门口慢悠悠地掏钥匙。

“诶,哪个来着,妈呀不记得了~”

钥匙叮叮咣咣,清脆悦耳,他倒是烦躁的很。

正当他想着“干脆把自家的门给撬了,还有什么可以拦得住黑爷我的”这个念头,并准备实践时,门却突然间开了,里面的人露出那张千万年不变的冰山脸,表情冷漠而淡然,扫了一眼瞎子又回到桌前整理关于某个墓的文件。

“哟~张爷你没睡啊,嘿嘿嘿嘿嘿嘿嘿......”

瞎子进屋之后,就趴在软趴趴的沙发上,一个人在那嘿个没完,张起灵也没理他,他傻乐了一会儿就安静了。

就听见张起灵纸张摩擦的声音

“终于睡了么?”张起灵少有这么想着。

耳边突又传来某疯子赞美歌颂青椒肉丝的悠扬歌声,把张起灵的想法一下就灭了。

导致张起灵的目光转移。

瞎子在接收到冷若冰霜,杀气腾腾目光之后反而对着吃人的冰山卖力的深情演唱。

冰山朝他走过,再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一记手刀劈向他颈间。

瞎子本来看见他走过来早有防备,奈何他正专注深情的演唱,而且烂醉如泥,脑子转得比身子快太多。

妥妥的会心一击,秒杀成功!!

在夜晚散播噪音的人终于趴下了。

张起灵看着沙发上的“尸体”,轻叹了一声,横抱起瞎子略显高大,满身酒味的身

躯,才发现这家伙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,而且瘦得骨头怪硌人的。

淡漠如他却又发出了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声。

把人放在床上,简单的扒下外衣,外套,又帮他盖上被子。

月光映入窗内,洒的到处都是,张起灵看着平日里那张欠收拾的脸许久,抬起手慢慢地把墨镜摘下来,顺带撩开前额的发丝,双眼紧闭着,所以长长的睫毛格外清晰。

整张脸终于毫无阻碍的摆在眼前,其实这货长的挺好看的。

他的唇角似乎勾了勾,即使角度并不大。

犹豫着,在瞎子脸上轻轻地一吻,像是巫女的扫帚轻拂过星辰,微乎其微。

才走出卧室。

月光下,刚刚那个还在熟睡的人睁开眼看着窗外的月亮,脸上挂着比平常柔和了些许的笑意。

“果然月光还是好刺眼”这样想着翻了个身,开始一夜的好梦。



评论 ( 6 )
热度 ( 24 )

© 噼里啪啦啦啦啦 | Powered by LOFTER